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20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12章 船破遇恶匪
作者:一棵小葱| 字数:3070| 更新时间:2020年06月29日

周船东望着和通号后方的电光,刚想说什么,只听得“刺啦”一声响,众人心里顿时一惊,所有人都抬头望向了上方。

主帆裂了,在肆虐的狂风中,很快就变成了几块布条在风中瑟瑟发抖,和通号的速度立即降下来了。

“快划桨!”陆远立即跳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抓起了跟前的木桨。

身旁的几个水手也都忙不迭的划动船桨,和通号开始慢速朝着白鸟沙方向驶去。

白鸟沙是一片隐匿在水下的礁石丛,平日里大家都会避让开这处地方,生怕有什么闪失,在眼下这种情况,这种礁石丛却能够最大限度降低风浪的影响,让和通号能够躲过这一劫。

主帆已经碎裂,剩下的两只小船帆也被降下来了,和通号停靠在白鸟沙的背风面,将船上三只锚碇都扔下了,死死的拉着不断晃动的船身。

这不是陆远第一次遇到如此猛烈的风浪,只是眼下他对和通号丝毫不了解,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,不知道这艘小船能否扛得住风暴的侵袭。

周船东不停的朝船上的一处格栅磕头,嘴里还念念叨叨,似乎在祈求保佑,船上的水手们也都一脸的严肃望着船东。

不用看陆远也知道格栅里肯定供奉着妈祖,到这关头也就她能够给所有人带来一丝慰藉。

可能是周船东的虔诚祈祷起了作用,风暴竟然擦着白鸟沙的边缘过去了,周围的风浪虽然也很大,甚至都将锚碇带动起来了,和通号总算死里逃生,没有发生太大的损害,除了已经碎裂的主帆。

船东紧张的检查着船上的货物是否有所损失,水手们怎么无奈的看着已经碎成带子一样主帆,修补是没什么可能了,好在船上还有一块备用的旧帆,只要把这些碎片拆下来更换上就行了。

天亮之后,趁着太阳还没有那么毒辣,所有人都紧张的开始更换主帆,陆远也学着其他水手的样子在一旁帮忙。

主帆还没等更换好,就听到上斗突然发出了一声颤抖的吼声:“有海匪!”

“海匪?”陆远对这个词格外的敏锐,抬头望了一眼上斗所指的方向。

只见在刺眼的朝阳的掩护下,一艘大船快速朝着和通号驶来,船上悬挂着三面大帆,一面写着巨大“義”字的大旗在海风中猎猎作响。

船头的撞角上站着一个健硕的大汉,手中拎着一只抓钩,在他的后面则是站着一排手持各种武器的海盗,虎视眈眈的盯着和通号。

“船东,怎么办?”有人低声的询问。

周船东赶紧来到船头,拱手高声的问道:“本船和通号,货主乃是浙江周氏,不知道英雄是哪位豪杰,是否有什么误会?”

“周氏?我知道!”伴随着海盗当中发出的一声,周船东顿时高兴不已,自家货主还是有些门道的,一般做海上营生的都给几分面子。

“不过,见面分一半,把船上的货给我卸一半儿,算是周老板的见面礼吧!”

一半儿?周船东瞬间傻眼了,刚才还喜悦的脸色立即变得铁青不已。

说话间,海盗的船只已经接近了和通号,船头的那个壮汉也挥舞着手中的抓钩准备靠帮登船了,周船东在海上这么长时间了,以往遇到的海盗听到周氏的名号之后,顶多也就是拿走钱粮离开,没想到这股海盗居然还想带走一半儿的货物!

直接开战肯定打不过人家的,光是表面上看这艘海盗船上就有二三十人,和通号上连他这个船东算上也不过只有十个人,一旦惹怒了对方,恐怕吃饭的家伙就搬家了,必须要想个办法。

伴随着一声沉闷的撞击声,海盗船上的壮汉已经甩出了手中的抓钩,狠狠的砸在了和通号上,锋利的倒钩立即扎进甲板上,将双方的船只连在了一起。

“哈哈,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一阵笑声之后,一个麻脸的小个子站在了船头。

“敢问英雄大号?等我回去之后也好有个交代!”周船主知道这次算是栽了,如果处理不好的话,恐怕只能任由人家宰割了。

“在下黄麻子,等你回去之后告诉周老板,就说我这次多谢他的慷慨了!”黄麻子一副吃定和通号的表情,大咧咧的坐在船头的撞角上,一把锋利的钢刀扎在一旁,在阳光下的映射下格外的刺眼。

周船东冲着黄麻子笑面相迎,好像对方不是来劫掠,而是来做客的,黄麻子很欣赏周船东的这种态度,身旁的那些海盗也都一个个轻松起来。

“兄弟们,这是有名的海匪黄麻子,连东家的名号都不在乎,等一下听我的号令,先斩杀上船的海匪,给护兵留时间装火铳!”

周船东忽然低声对身旁的水手讲话,然后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陆远,这个眼神在陆远看来是怀疑,毕竟他出现的时机太异常了。

陆远看到身旁的那些水手们也都一个个的兴奋起来,看他们的眼神,似乎遇到的并不是海盗,而是一个个沉甸甸的银子,很显然遇到这种事情的奖励不会太低。

看来周船东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,和通号上的人都将暗藏在船舷下的兵刃都准备妥当,对面的那些海盗们还同样都兴高采烈的,双方看着对方都像是在看一群肥羊一样。

周船东见属下们都准备好了,冲着黄麻子抱拳拱手,“多谢黄英雄不杀之恩,可否商量一下,您带走三成的货物,我再将那艘船奉送给英雄,虽然不值几个银子,好歹也算是周某人的一番心意!”

黄麻子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和通号后面拖曳的木船,然后又看看自己船后面空无一物,这种船对于他们这些海盗来说是不可或缺的,机动性更好,也可以在劫掠的时候包抄对方,让猎物束手就擒。

只是这种船如果是新船的话最起码要上百两的银子,关键是船只的损耗太大,这种船只扛不住大风浪,很容易受损。

“也罢,看你这么有诚心,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你这份孝心了,兄弟们,下去搬货!”黄麻子哈哈一笑,指挥身旁的海盗到和通号上搬卸物资。

陆远不想掺和到这件事情中去,他可没有传说中的金手指,能够横刀立马以一当百,这要是钢刀劈在身上,绝对就是一个死字。

再说了,和通号上也没有他的武器,上去凑热闹就是等死!

陆远悄悄的站在和通号的船舷边缘,仔细观察着周围事情的发展,身旁立着一只木桨防身,这玩意儿都快成了他专用护身符了。

黄麻子手下七八个海盗跳帮到了和通号,两船之间架起了两道木梯,两个海盗刚刚搬起船舱内装着蚕茧的麻包,眼睛的余光就看到了锋利的长枪已经到了跟前。

甚至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,两个海盗就倒毙在船舱内。

其他的海盗见状,赶紧伸手去拿自己的武器,和通号上的水手根本不给这些海盗任何的机会,几乎同时出手。

只听得一阵惨叫声从和通号上发出来,这七八个海盗瞬间就被杀死在那里。

刚才还兴高采烈的黄麻子的脸色瞬间就变了,刚刚回到甲板上的他“噌”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跳起来了。

“给脸不要脸,全给我杀了!”黄麻子一声令下,就听到“轰”的一声响,无数的铁砂从天而降,海盗们顿时哀嚎声响成一片。

陆远也听到了这声巨大的声响,他抬头一看,在和通号桅杆顶端的斗筐内,一个人正端着一杆火枪对准黄麻子的甲板。

这就是周船东口中所说的护兵吧?只是陆远之前并没有见过这个人,看来也是船东特意隐藏下来的。

一杆火枪居高临下直接压制了海盗们的进攻,黄麻子的手下立即寻找各自的躲避地点,要是被这东西击中的话,不死也只能剩下半条命。

护兵似乎并没有杀死这些海盗的意思,只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实力而已,在陆远看来这种火枪本身就没有什么精准度,想要杀死对方只能靠信仰,不过用来压制海盗还是非常有效的。

“射死他!”黄麻子把脑袋藏在船舷边缘,手里拎着一把短刀,他没想到这么一艘小通商船上竟然有火枪,看来是碰上硬茬子了。

伴随着黄麻子恼羞成怒的吼叫,几支弩箭飞向斗筐,狠狠的扎在了护板上,手持火枪的护兵将身体藏在厚实的斗筐内,弩箭根本奈何不了。

等到护兵把火枪再次装配完毕,海盗船上再次升起了一片哭爹喊娘,和通号上的水手们更是气势如虹,手持利斧麻利的将连接两船的抓钩砍断,两船立即分开了一段距离。

黄麻子见和通号要跑,更是气都不打一处来,自己的属下已经损失惨重,煮熟的肥鹅还能让跑了?

就你有火枪啊,老子没有吗?

黄麻子立即厉声吼道:“把火枪给老子架上!”

听到这个声音,大家都知道这个海盗头子发怒了,陆远顿时感觉到一股不祥的预感即将来临,以和通号的实力来看,如果没有更好的应对方式,恐怕真的干不过这些海盗的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yzc363币 | 本次花费 1000 yzc363币
去充值
鲜花
100yzc363币
咖啡
200yzc363币
神笔
500yzc363币
跑车
1000yzc363币
别墅
10000yzc363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